東南大學 李蝶《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24日04版)中國銀行特約刊登“青雲志”微信公號
  撐一支長蒿,漫溯在求學路上……耳畔迴蕩的,還是那山谷的水珠撞擊在青石板上的滴滴答答,那是一種最朴素的音樂,啟蒙之學如同旅行一般,趟過小溪繞過山林,村裡僅有的四個適齡上學孩童挎著長長的書包走在這往返四里的上學路上。時間是一輛飛馳的列車,我很快就到了縣裡唯一的高中開始我的高考戰場,於是通過努力,我進入到東南大學。
  八月份的艷陽天,我靜靜地從郵遞員取過紅色封裝的錄取通知書,有一種極致的喜悅是化作無聲的平靜了的,直至遇到剛從工地里回來大汗淋漓的父親,我再一次感受到這份通知書承載的重量。
  開學報到,我攜著在生源地辦理的貸款在學校綠色通道完成了學費的交付,解決了入學之初的最大一筆開銷後,父親從口袋里摸出1000元錢遞到我手上,“先花著,不夠再寄,別擔心!”,我點點頭,我非常明白這1000元背後的艱辛,1000元或是包含了父親肩上長年久負重物的烙印,或是包含了奶奶在惡臭撲鼻的垃圾箱里翻找可變賣成錢的廢品的背影。
  下午,我和父親去了梅園川菜館里吃飯,父親看了菜單好久,我知道他是在猶豫滿是兩位數價位的菜單,半晌才說“來兩份酸辣肉絲蓋澆飯吧”,這是一份10元的飯菜,和父親吃的這頓飯讓我記憶深刻,他吃得很慢,末了還小心地將散落在餐盤邊緣的飯粒夾起來吃掉,那種對待10元錢飯菜的謹慎讓我一下對比到父親遞給我1000元生活費時的乾脆,突然心裡就很難受很難受。
  飯後我催促著父親快點回家,因為我知道上一個晚上他一定沒有去他所說的旅館好好休息一下,他一定捨不得一晚上70元的住宿費,相比於我在南京的第一個夜晚,宿舍的空調把室內的溫度調試的很好,蓋上一條簡單的薄被躺下很快就緩解了我乘車時的疲勞,而此時,父親可能在校園的某個角落倚牆打盹,或是獨自走在漫漫黑夜裡打發時間,蚊蟲會不會很多?夜晚天氣會不會很涼?陌生環境下的黑夜會不會很孤獨?而這些只有父親知道了。
  在我開始經歷對異鄉的適應,我卻收穫了來自東南大學出乎意料的感動。那是軍訓期間的一個清晨,我拿著餐盤去第一個窗口買早點,而就在刷卡的時候卻發現卡上餘額不足,我翻遍身上所有的口袋卻發現未帶現金,在我拿著已裝好早點的餐盤不知所措並考慮要不要放回去的時候,食堂打飯的姐姐小聲告訴我“先拿去吧,明早再過來刷卡”,接著說:“下一個,同學,要吃點什麼?”,沒有讓身後長長的隊伍停留太長時間,也沒有因為沒有付錢而尷尬地退回去,我覺得食堂打飯姐姐很貼心的照顧了我那時微小的尊嚴,更重要的是對於不相識她卻給予了我充分的信任。
  東大的溫暖總是如涓涓細流一樣綿綿不絕,學校為貧困學子提供了很多解決經濟困難的途徑,如國家助學金等各類助學項目惠至了很多家庭經濟困難學子,而我就是其中之一,此外還有學校為學生提供了各種勤工儉學的工作崗位。
  大學生活就在溫暖中開始了,而到了正式上課的第一天,問題就出現了,儘管我在領到新書的那個下午預習了第二天上課的內容,但在上課老師講的知識依然雲里霧裡,高中和大學的教學方式的變化讓我一時間不能適應,但我不甘心自己還沒開始就輸了,在大學里保持一些高中的好習慣讓我很快在兩個周左右的調整中恢復過來,我終於可以很有條理地處理好自己的學習,同時也能為同學答疑。
  直至現在,奮鬥才剛剛開始,曾經一直以為考上大學就是夢想的終點,而現在大學所擁有的豐富資源和無處不在的機會讓我覺得大學是一個開始夢想的地方,我相信“越努力越幸運”。在大學期間我還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在暑期里到西部支教,因為我來自西部的小山村,深刻明白地區的落後而帶來的信息閉塞,而這很容易因為寡聞讓一些山區孩子人生就僅至於那個方寸天地,他們如今的成長如同我的回放片,於是我想去西部,告訴他們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請你擁有夢想,請你用知識靠近夢想。  (原標題:尋夢,撐一支長篙)
創作者介紹

支票借款

bf02bfhgc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